公司新闻
車位皇作為澳门第一的车位专家,广受中港澳台各界支持,荣获电视报章等多方媒体采访及报导,亦常获得邀请出席相关活动。

2014年06月 澳门月刊 车位:该由市场主导还是政府干预?(下)

3您认为通过增加公共、私人停车场及咪表位等的使用成本,能使市民减少买车以应对车位不足的现状吗? 此举是便利了市民,还是令市民的出行和生活更加困扰?

陈力旗(澳门车位皇总经理):——“增加公共、私人停车场及咪表位等的收费,增加行车税、燃油费、保险费,相信每月多花费千多元都不会有多大困难,反而因为增加公共、私人停车场及咪表等的使用成本,令到市民饱受公交失效、泊车之苦之余,还要付出更高的用车成本,从而对公交混乱更加埋怨,最终社会对此怨声载道。

一直以来,在澳门用车成本不高,令到很多收入条件许可的市民都很容易买车享受驾车出行之方便。首先,全澳市民买车都可享有政府免税的优惠补贴,高达六万元的金额;其次,不论澳门公共停车场还是私人停车场的时租及月租收费都相当便宜,遍布全澳各区的街道咪表也不过二元每  小时的收费,相对香港等城市可谓相当便宜。

因为澳门经济好景,市民普遍的收入都不俗,倘增加车主的使用成本,如公共、私人停车场及咪表位等的收费,也未必能令车主减少驾车或放弃驾车。就算增加行车税、保养税、保险税,相信每月多花费千多元都不会有多大困难,也看不到使用私家车位的经纪压力。反而因为增加公共、私人停车场及咪表位等的使用成本,令到市民饱受公交失效、泊车之苦之余,还要付出更高的用车成本,从而对公交混乱更加埋怨,最终社会对此怨声载道。

4 您对解决本澳"车位有价、一位难求"问题有何其他建议?

陈力旗(澳门车位皇总经理):——"短期而言,可放宽车位的特别印花税的规管期限,以增加车位供应。中期而言,加快推推轻轨的落成,提升整体公共交通服务,令到市民驾车的诱因减少。长远而言,要有人口迁移小区规划,减缓现时部份人口挤逼区域的泊车压力。"

短期而言,可从放宽车位的供应来调整政策,如今年底第一批受特别印花税规管的车位到期后,供应才逐步回升,建议政府缩短热别印花税的规管期限,以增加车位供应量。

中期而言,要解决公交混乱问题的同时,加快推进轻轨的落成,以及进一步优化公共巴士政策,提升整体公共交通服务,令到市民驾车的诱因减少。

长远而言,除了因应社会需求而相应增加车位,更要有人口迁移小区规划,将旧区人口调配到设施相对完善的新区,减缓现时部份人口挤逼区域的泊车压力。

结语:

一直以来困扰着本澳居民的搭公交难、泊车更难,已令市民对本澳公交系统怨声载道,如今,车位价格直逼二、三百万元大关,有市有价,市民惟有望车兴叹,宁愿违泊不惧交罚款的勇者大有人在。相信眼下政府若解决泊车难题,完是举步维艰。

如上述受访者所谈到的各种结论,要解决当下和未来市民泊车难、车位难求的困局,似乎暂时也得不到一个共识,究竟政府是否插手以行政的权力介入呢?在政府应否推出遏抑私人车位价格政策这一问题上,持支持和反对的意见是势均力敌的。如澳门车位皇总经理陈力旗就提到,不赞成政府出手调控车位价格,反而建议政府以长远规划去疏导供求关系,才能有望从根本上解决问题,澳门大学工商管理学院黎宁教授也表达了她对此的担忧:若政府推出遏抑私人车位价格政策,定会对现有市场造成冲击,社会上对此也是接受程度不一。不过,长期关注澳门泊车现象的前立法会议员李从正则认为:“车位也成为了一种可以保值的投资工具。政府有必要从源头对车位市场作规管的。”同样,澳门摩托车从业员协会李仲森副理事长也认为:“澳门车位价格现时已到达不合理的高位,俨然一个高消费的代名词。但澳门是自由经济市场,不赞成政府推出任何政策遏制车位价格,但当车位市场变相为炒卖市场时,政府应从税收上进行干预。”上述受访者所持的观点不一,但大都倾注了大家对解决本澳车位难现状的关注之情。

对于支持从源头上限制的新增车辆的数量?还是在现在的基础上增建更多的车位?在这一问题上,大家的意见都是务实地围绕着要增加车位和减车辆的不同取态。如陈力旗所言:“为解决泊车难问题,是限车还是增供应,我认为增车位更实际,限车即使得到落实也会带来反效果。”此番言论表达了他担心社会对限车的对抗情绪。黎宁教授也表达了相同的看法:“解决本澳市民的泊车难问题,从源头减少车辆的输入,似乎可行,但不一定有效。”对此,李从正却持十分明确的取态。他认为,澳门地小、车多、人多,长期要解决的是对于车辆数量的控制,当路面行驶的汽车越来越多,而道路增长却无法配合,限车是有必要的。而李仲森也一言道出:“从源头上限制新车的数量,也是必需的。”的呼声。显然,李从正和李仲森这二位受访者的取态是基本上是一致的。

关于通过增加公共、私人停车场及咪表位等的使用成本,能使市民减少买车以应对车位不足的现状吗?此举是便利了市民,还是令市民的出行和生活更加困扰?关于这些问题的看法上,如陈力旗所言:“增加公共、私人停车场及咪表位等的收费,增加行车税、燃油费、保险费,相信每月多花费千多元都不会有多大困难,在收入高企的环境,看不到能增加车主使用私家车位的经济压力。”表达了他对此的不乐观。黎宁教授更提出“政府可研究澳门有车人士的平均收入作依据而厘定一个标准。”的建议。李从正还谈到“无论成本怎么增加,都不会减少大家驾车。公共停车场若加价,对于一般市民而言,只会令市民更加积怨。”李仲森也表示,单纯以增加收费等使用成本,对市民驾车意欲影响不大,更不会令到市民放弃买车。

至于对解决本澳"车位有价、一位难求"问题有何其他建议?陈力旗提到,"短期而言,可放宽车位的特别印花税的规管期限,以增加车位供应。中期而言,加快推进轻轨的落成,提升整体公共交通服务,令到市民驾车的诱因减少。长远而言,要有人口迁移小区规划,减缓现时部份人口挤逼区域的泊车压力。李从正也指出澳门泊车难问题,无论是在新区还是在旧区,都没有一个即刻见效的方法,长远地看,公交才是关键。李仲森也提出,在公屋群规划合理化比例的停车位;逐步淘汰过旧车辆;提高车辆的使用成本;减环保车补贴税……

澳门被中央定位为世界旅游休闲中心,离不开“宜居宜游宜行”这几个前提要素,如今的澳门真的宜居、宜行、宜游吗?这也是很多市民经常反思的社会议题之一。在澳门,过去上楼难已是困扰很多市民的一座大山,如今面对着公交系统未如愿得到改善,市民等不到的士,也逼不上巴士,轻轨进展遥遥无期,市民失望之余,年复一年地持续着搭公交车难的苦日子,何来宜居的休闲生活可言!

市民贴钱买车是否可解决这种无期的等待呢?答案是否定的,更不想却要面对车位加价的残酷压力,这一点不夸张,皆因过去几年新增车辆不断,以每月一千架计,一年将增加一万多架,在目前车位增长不均衡,且增长数量杯水车薪的前提下,加上本澳楼市和商铺两大投资工具已超出绝大多数炒家的能力之外,车位自然成为了唯一容易入手的投资工具,又何能让车位价格在市场自我调节下健康呢?因此,一直以来,面对社会上的舆情压力,政府官员总是抛出利伯维尔场的挡箭牌,以期堵住社会怨言,如此计谋也未必永远是能发挥效用的。的而且确,车位和楼市一样都是市民的私人财产,政府也确是毫无责任和义务去为市民提供任何资助的。只是造成今时今日的状况,车位数量,远远未能应付社会的需求,政府是在难辞其咎,更不能把泊车的责任推在车主身上。否则,社会何来公平公义,何来勤劳致富的普世价值。

本刊建议,政府在义不容辞地冚下万九公屋后,若能再下一城,为市民提供一个便于出行的交通系统也是利在千秋的大计,当然眼下最迫在眉睫的,是增加车位满足市民泊车的需求,以及让市民容易地泊到车,也只有如此,才能一步一步地为市民打造一个宜居宜行的城市。